<cite id="zpzdl"></cite><address id="zpzdl"><nav id="zpzdl"><delect id="zpzdl"></delect></nav></address>

<meter id="zpzdl"></meter>
    <dd id="zpzdl"></dd>
    首頁>>讀書寫作>> 出山 正文

    出山

    2021-11-25 16:27 笑琰 2121年11月26日11版
           王生寫小說也有八、九年歷史了,然而縣市的幾家報社和雜志卻不知其人。王生發表過作品,六年前,發過兩篇,一篇是在外省一家省文聯辦的叫《溪水》的雜志,讓寄去一百元錢,后來給寄回五本樣書,三十元稿費;還有一篇是在一家市文聯辦的《太行文學》上發的,是參加他們舉辦的一個文學大賽,先交了十元錢參賽費,評獎后王生的小說獲了三等獎,讓再寄150元結集出版費,不寄款獲獎資格取消,王生就寄了。之后不久,王生和叔在村里辦起了磚瓦廠,之后便很少動筆投稿。
            三、四年功夫,王生成了村里的大戶。去年村里競選村長,王生一舉奪魁,成了一村之長,原因是他當過兵有文化有頭腦,更讓村民信服的是他拿出兩萬元翻蓋了村小學。
            鄉里新調來一個劉副鄉長,是從縣文化局創研室下來帶職煅煉的,聽說還是縣市掛上號的一位知名作家。王生知道了,心就癢癢。照例新鄉長到位都要村村轉一圈,認識一下村領導班子。這天到了王生村,王生特意在家擺了一桌豐宴,并宣布這飯錢算他王生個人賬上。
            當王生拿出自己當年的小說和這幾個晚上加班寫的一篇短篇小說時,劉副鄉長一口氣讀完,先是吃了一驚,后是拍案叫絕:
    “王生啊王生,你有這等絕倫的筆,為何不出山呢?”
            王生自是受寵若驚:“劉鄉長過獎了,過獎了。我只不過一介村夫,在學校時愛好文學,當兵后因是衛生員常沒事就胡涂亂寫,還參加了兩個文學函授。”
            “那你為何停筆了呢?這幾年多可惜。”
            “沒法子。復員后家里一窮二白。”
            “理解,理解,這不,我也沒法子才下來的。你這支筆不能丟,憑你這水平,只要一出山,在市里肯定能一炮打響。”
    倆人相見恨晚,傾談直至夜十二點。
           劉副鄉長回城時帶走王生兩篇小說,一篇短篇和一篇小小說。很快市文聯辦的雜志和市報上便分別刊登了,作品受到了市文藝界的一致好評。次月恰逢縣作協改選理事會,身為作協副主席的劉副鄉長極力推薦王生,王生當選為一名理事。自此,王生又重新走上創作道路。
           村里事多,夜11點家里的客人才能散去,王生的創作時間只能在零點至兩點。想干點事,不犧牲點不行,王生最明白這道理。僅半年多時間,王生便有20多篇小小說,兩個短篇發表于諸報刊雜志。在市文聯的創作會上,王生被提名為市里的主要創作骨干,并讓他提交一份創作計劃。
           這下子王生可受不住了,村委一班人、村民們和磚瓦廠的叔都有了意見,意見是早就有了,只是不好開口。身為一村之長,抽空就鉆到屋里寫呀寫的,還要不要帶領村民致富,王生能有幾個腦袋?也是,自從他當了村長,磚瓦廠他就來得少多了,每年磚瓦廠義務給村里人拿出五千元澆地割麥我沒意見,可他老這樣窮寫個不停,也未見寫出幾萬塊錢來。
           就在王生舉棋不定的時候,幾家雜志社和報社也找來了,有的想寫王生的報告文學,說他如何帶領群眾致富,又搞創作成為作家;有的想搞大獎賽,王生同為文學作者,知其艱難,希望磚瓦廠能贊助點?h報更是器重王生,說想在報上給王生辟個專欄,專寫改革后的鄉土人情。
           王生想了幾天幾夜也未拿定主意,辭職不干村長,對不起父老鄉親,村民也不會答應;再次放棄創作,自己確實很愛文學,并有著不可估價的才華。
            劉副鄉長聽了王生的心里話,也沒了好主意,只好說:“走,我們去找市文聯主席談談。”

    相關新聞

    出山
    中華文教網手機版
    ? 中華文教網版權所有 中華文教網簡介 投稿指南 聯系我們 tags 版權聲明 sitemap
    彩89 分享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