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zpzdl"></cite><address id="zpzdl"><nav id="zpzdl"><delect id="zpzdl"></delect></nav></address>

<meter id="zpzdl"></meter>
    <dd id="zpzdl"></dd>
    首頁>>讀書寫作>> 說不盡的沂蒙紅嫂 正文

    說不盡的沂蒙紅嫂

    2021-11-26 11:05 張慶和 解放軍報客戶端

     在沂南縣岸堤鎮岸堤村有位普通的大嫂叫明德英,她曾用自己的乳汁救活了兩名身負重傷的八路軍戰士。作家劉知俠根據這一真實故事,于上世紀60年代創作短篇小說《紅嫂》,小說發表后震撼了無數心靈。一時間,紅嫂的戲、紅嫂的歌、紅嫂的舞,紅遍華夏大地。

      前不久,我揣著一顆敬仰的心,踏著遍地秋色,來到這片英雄的土地。發現那里的“紅嫂”原來是一個群體,是一個“鄉鄉有烈士,家家有紅嫂”的偉大群體。當年,把“最后一碗米送去做軍糧,最后一尺布送去做軍裝,最后一件老棉襖蓋在擔架上,最后一個親骨肉送去上戰場”,正是這些紅嫂的真實寫照。

      一路上走著、望著、聽著、想著,我的心在顫抖,眼淚在流淌。一個個動人的故事,一件件珍存的舊物,一幅幅生動的畫面,恍若沂河涌動的浪花不停拍打著心岸,戰火中的過往仿佛就在眼前。

      1941年秋,八路軍戰士郭伍士奉命去偵察敵情,不料被潛伏的鬼子兵發現,他躲閃不及,連中5槍,倒地后又被敵人連捅兩刀……當他蘇醒過來時,發現自己躺在山洞里,身邊坐著一位大娘。他心里明白,是大娘救了自己。他想哭,無淚。他想說,說不出。當大娘把做好的稀粥喂給他時,他卻怎么也咽不下去。大娘就用手指扒開他的嘴,發現他被鬼子兵打掉的兩顆牙還堵在喉嚨里。牙摳出來了,郭伍士能吃點東西了。大娘看到恢復中的郭伍士身體虛弱,就殺了自家唯一一只下蛋雞。人們熟悉的歌曲《我為親人熬雞湯》,就來自這位大娘的義舉。

      在大娘的精心護理下,郭伍士的身體漸漸恢復。后來,他被送往八路軍后方醫院治療。臨別時,大娘含淚囑咐他,不管到了哪里,要給大娘捎個信來。

      郭伍士在他的一篇回憶錄里說:“我康復后就跟著部隊上了前線。因身體原因,于1947年復員回到山西老家。”在老家,他心里始終想著念著的就是救命恩人臨別時的囑咐。于是,他在老家沒住多久,便決定移居沂蒙,去尋找救命的大娘。

      當初郭伍士轉去后方醫院時,只記住了救命大娘,卻沒問過恩人姓名,也不知道養傷時山鄉的名字,更不知道那座山的模樣,這讓郭伍士在“尋親”路上一走就是8年。郭伍士挑著酒簍,邊賣酒邊尋親,一個鄉一個鄉地轉,一個村一個村地問,一座山一座山地找。尋找中,一位好心的大娘曾經對他說:“孩子,別找了,那個時候,我們這地方救過八路軍戰士的人多了去了。”但郭伍士不改初衷,決心要找到救命恩人。又一位大娘對他說:“幾年都沒找到,別再找了。恩情像流去的水,是不圖回報的……”

      上天不負誠實守信的人,到了1956年,郭伍士終于在沂水縣桃棵子村找到了當年的救命恩人祖秀蓮。一見面,郭伍士就跪地磕頭,把祖秀蓮叫娘。祖秀蓮也毫不遲疑地認下了這個思念中的兒子,后來還為郭伍士娶妻蓋房安家。從此,郭伍士便落戶桃棵子,直到去世。

      20世紀80年代讀過一篇小說《戰爭讓女人走開》。其實,那些忠誠于國家、深懷民族大義的女人,是不會走開的。在走訪紅嫂的路上,就遇到了無數不肯“走開”的紅嫂。當年,她們縫軍衣、做軍鞋,抬擔架、救傷員;她們邁著小腳,推著小車,和男人一樣往前線送糧送水送彈藥。一雙雙小腳開始還感覺到疼痛,后來就感覺不到痛了。幾天下來,當打開裹腳布,她們的鞋子被血染紅,腳指頭被磨得露出了骨頭……

      在當代紅嫂朱呈镕自籌資金建起的“紅嫂文化博物館”里,有十幾塊門板,十分引人注目。這些門板曾經作為擔架一次次抬過我軍傷員。一位老將軍看到后泣不成聲,將軍說,他當年戰場負傷,就是紅嫂們用門板把他抬下來的,大恩大德,終生都不能忘記!那門板上雖然不著一字,卻記錄著崢嶸歲月,記錄著無數可歌可泣的往事。

      孟良崮戰役期間,紅嫂們接到命令,我軍一支千人突擊隊要通過汶河,上級要求必須在規定時間內為突擊隊架起通行的橋梁。時間緊,哪來的架橋材料呀!于是,32位紅嫂就把自家門板卸下搬來,抬著門板,蹚著冰冷的河水,一起走進齊腰深的水中。她們以人為橋墩,硬是架起一座人橋。當千余突擊隊員全部通過后,紅嫂們的雙腿都已麻木得失去知覺,有的落下殘疾……

      走在叩訪紅嫂的山路上,我在想,紅嫂們的壯舉作為沂蒙英雄頌歌里的一個美麗音符,是什么力量讓她們做出連男人都需要思量一番的選擇呢?是賢良、是道義,是幾千年中華優秀文化的滋養,讓她們如此堅強、堅定、堅韌,用乳汁救護子弟兵、用信念戰勝困難、用犧牲迎接光明。

      在紀念館展墻上有這樣一幅照片,女的叫梁懷玉,男的叫劉玉明,他們都是莒南縣洙邊鎮人。1944年,八路軍部隊急需補充兵員,青年劉玉明第一個報名參軍。在他帶動下,全村11人報名參軍,全縣1488人入伍。劉玉明參軍的舉動打動了同村女青年梁懷玉的芳心。不久,她與劉玉明拜堂成親。第二天,新娘就把新郎送入開赴前線的隊伍。劉玉明參軍后,梁懷玉承擔起妻子的責任,在家精心侍奉年老多病的公婆,在外忙碌繁重的農活,而且組織起“識字班”,抬擔架,做軍鞋,支援八路軍抗日。

      更令人感慨的是一位紅嫂,她被稱為“永遠的新娘”,是蒙陰縣李家保德村人,名叫李鳳蘭。17歲時與鄰村青年王玉德訂下婚約。王玉德母親說:“俺兩個兒子參加抗日都犧牲了,最小的兒子玉德又參了軍,俺得給他娶個媳婦,也好留個后代!”經兩家人商量,定下成婚的日子?山Y婚的日子到了,王玉德卻沒能從部隊上回來,便依當地風俗,由嫂子懷抱大公雞,陪她拜堂成親。就這樣,從未見過新郎面的李鳳蘭成了王玉德的新娘。從此,新娘李鳳蘭一邊盡孝侍奉婆婆,一邊心系前線。在為隊伍做軍鞋時,她還特意為丈夫做了不少繡著紅心的軍鞋,盼望丈夫能夠穿上它,打勝仗。

      萊蕪戰役結束,海南島解放,朝鮮戰爭的槍炮聲也停下來了。李鳳蘭每次都到政府焦急地詢問:“俺那口子怎么還不回來呀?”“王玉德走遠了。”工作人員每次都這樣回答她。直到1958年,李鳳蘭苦等苦盼12年后的一天,縣民政局給家里送來一本鮮紅的烈士證。原來,王玉德已在萊蕪戰役中光榮犧牲!捧著烈士證,娘倆哭得死去活來。婆婆說:“閨女呀,你還不到30歲,伺候俺這么多年了,俺怎么死你都對得起俺了,你就找個好人家嫁了吧……”李鳳蘭哭著給婆婆跪下說:“娘,你是烈士母親,俺是烈士家屬,俺要替玉德盡孝,給你養老送終,娘倆一起過吧……”李鳳蘭精心侍奉婆婆,直到婆婆壽終。2008年,一輩子沒見過丈夫的李鳳蘭,走完了自己無悔的一生。

      說起紅嫂,沂蒙人心里都揣著一本賬,個個能說出一大串名字。比如沂蒙六姐妹,垛莊四大娘,智闖虎穴的劉玉梅,爆破女隊長公成美……她們抬擔架、救傷員、做軍鞋、攤煎餅,收養八路軍后代……作為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鴻篇巨制里的一個細節,起著一釘一鉚不可或缺的作用。

      沂蒙紅嫂,從一滴乳汁開始,有如清泉浩蕩。說不盡的紅嫂又如一粒粒發芽的種子,在大地上呈現勃勃生機。她們瑩潔的心靈,映亮天地。她們火熱的情懷,溫暖人間。

    中華文教網手機版
    ? 中華文教網版權所有 中華文教網簡介 投稿指南 聯系我們 tags 版權聲明 sitemap
    彩89 分享按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