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zpzdl"></cite><address id="zpzdl"><nav id="zpzdl"><delect id="zpzdl"></delect></nav></address>

<meter id="zpzdl"></meter>
    <dd id="zpzdl"></dd>
    首頁>>文化之旅>> 文學,一代人情感的興奮劑 正文

    文學,一代人情感的興奮劑

    2021-11-01 15:53 羅并鄉 本站原創
            文/羅并鄉
            前不久,著名作家張慶和寫了一篇《該不該自豪一下》的文章 ,引發了我無數的聯想。
            文中提到了他主持《中國建材報》副刊時,對建材行業基層作者的支持和培育,我就是那些愛好文學的基層作者之一。
            文學是什么?過去我對此一直找不到正確的答案,現在我終于悟出了——文學是一代人情感的興奮劑!
            我與《中國建材報》相識于上世紀80年代中期,當時我讀大專畢業重回湖南省新化水泥廠工作,以工代干被安排到廠部辦公室當秘書,在那種文學如火如荼、一篇文章就可以改變命運的年代,我與志同道合的文學青年自發地成立了“黛石文學社”,并創辦了《黛石文學報》,工廠枯燥單調的業余生活因此而豐富多彩。
            為了自己的作家夢,我們曾不停地向外投稿,但都石沉大海。一天,我在辦公室收到1986年10月18日《人民建材報》(后改為《中國建材報》)創刊號,文學社的人見到“五色石”副刊的文學作品后,就像沙漠跋涉中的人看到綠洲一樣高興,當即就寄了幾份自辦的油印文學報給《人民建材報》,然后盼星星盼月亮一般等待回音。這一等竟等到了第二年春天,《人民建材報》竟然發表了我的詩歌《水泥廠的兒子》,這件使我夢幻成真的事像春風拂過內心,催開了我蟄伏已久的創作潛能。從此,我在《中國建材報》的引領下,走上了文學創作之路,幾十年來僅在該報就發表了數百篇詩歌、散文、文學評論等作品,并連續幾年在該報舉辦的征文活動中獲得優秀散文等獎項。
    文學,一代人情感的興奮劑
           我更難忘在上世紀80年代末,我與劉銀葉的第一部詩歌合集《大廈與群山交響曲》在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時遇到阻力,我將情況向報社編輯匯報后,張慶和多次通過電話和信件等方式聯系我省建材行業的領導和《湖南建材報》的主編談前,為我們這樣的無名小輩奔走呼號,終于圓了我們出版詩集之夢,盡管這本詩集印刷不漂亮,至今羞于示人,但張慶和老師的這份情意我卻至今難忘。我的第二部詩集《泅渡月色》出版時,當時建材報社的社長張頌甲親自為詩集作序,從而使我的詩集在建材行業內外引起了較大的反響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這些年來,我憑著文學的橋梁,認識了一批我省建材行業內的作者,如韶峰水泥集團的傅建軍、尹奇軍、官韶冠、譚桃林,安仁水泥廠的譚旭日,金磊水泥的曾慶熙等人,不但建材行業的文學朋友往來,當時社會上不少的人曾為文學而癲狂,一些人就來到我工廠所在地一起談論文學。已故詩人江堤與另一位詩人來廠里,我沒有利用自己負責安排工作餐的便利招待他們,而是端著飯碗一起去食堂吃飯,好多年后朋友都說我迂腐,但是現在回憶那個時代,真是一個極為純粹的時代。
            我與一些過去的朋友聊天時,他們深有感觸地說,文學是我們當年的夢,《中國建材報》的副刊更是我們心中熠熠發光的寶石,每當在生活中遇到煩惱,細細地品味建材報副刊的文學作品,所有的憂愁都會煙消云散。夜深人靜,獨對孤燈時,當我們看到自己寫出的那些雋永清新,意境悠遠的文字在建材報變為鉛字時,更會覺得愜意無比。
          由于與《中國建材報》結緣,我的作品不但入選《中國建材報》主編的《“五色石”文學作品選》一書,而且還參加了《中國建材報》舉辦的“建材職工文學創作筆會”等活動,通過這一系列活動,開闊了視野,更結識了行業內的外省至今仍然保持密切聯系的朋友程曉遜。
            1990年初春,我在北京的魯迅文學院參加全國性的詩歌班學習時,經《中國建材報》文藝部的負責人張慶和介紹,與同時參加學習的陜西咸陽陶瓷廠的程曉遜認識了,后來我們又共同參加了中國建材報社的一些文學活動。由于雙方投緣,身材瘦小的我竟與這位身材魁梧的西北漢子建立了深厚友誼。此后我們一直保持聯系,我知道他后來成為了咸陽陶瓷廠的黨委書記,他在事業上進步的同時,文學上也取得了長足進步,在省內以及國家級的一些主流報刊上發表了大量作品,還加入了中國作家協會。記得他出版了詩集《走動的土地》后,還寄給我一本,當時我就為他寫了評論《大地之子》,認為他如一位對大地忠誠不渝的農夫,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喧囂,他卻仍然堅守在原來的單位,并且很純粹地在詩歌的領地上辛勤耕耘。前幾天,他與咸陽市作協副主席屈彥嶺等人在一起文學聚會時,還通過屈主席發微信給我,問候我的情況。
            朋友與我聊天時說,他真正懷念的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文學氣氛,那時都心無雜念,工作之余大家因文學而走在一起,討論文學和各自的作品,都心潮澎湃。許多年過去了,那些場景至今仍然歷歷在目。
    文學,一代人情感的興奮劑
            現在文學已經成為了一個不愿被人提起的話題,我的一位廖朋友,他說在這個以賺錢多少來衡量個人能力的時代,現在如果有人自稱為作家是可笑之舉,也會被人瞧不起的,所以他寧愿稱自己為寫手,而不要所謂作家的頭銜。
            老實說,隨著年紀漸老,我已經不像一些朋友對文學癡心不改,但也不會對文學不屑一顧,失去了對文學的神圣感,并不等于文學這種興奮劑不存在。因為從我了解的情況看,一個人只要年輕時愛好上了文學,就會一輩子戒不掉對文學的喜好。所以我什么樣的文學體裁都嘗試過,詩歌散文小說報告文學文學評論文言文等試了一把,近年我又有形無形地遠離了文學,開拓風水領域的理論與實踐,我覺得這樣更加可以開拓視野,增長知識,這不就是文學給自己帶來的樂趣嗎?
            文學是什么,文學就是我們那代人的興奮劑,我們那批服這種興奮劑太多的人并沒有因此中毒,也沒有因為癡迷文學而放棄自己的其他愛好,反而通過文學的興奮劑,我們的心靈世界更加開闊,思維更加敏捷。

            【作家簡介】羅并鄉,曾用駱思鼎等筆名。高級政工師,湖南省作家協會會員,多次獲全國報刊詩歌和散文優秀作品獎。耕耘文學的同時,開拓了風水領域的研究,出版《泅渡月色》、《辦公室風水寶典》等書。目前在研究汽車風水方面頗有心得。曾為單位和個人進行過成功的風水策劃。
    中華文教網手機版
    ? 中華文教網版權所有 中華文教網簡介 投稿指南 聯系我們 tags 版權聲明 sitemap
    彩89 分享按鈕